(涉零)爱2

-胡言乱语,二年级


日日树涉的爱是浓烈的,是鲜艳的,被万千活在诗篇中的爱所感染,活的飘渺,那是远在最高的山,最陡的崖,穿过层叠的云层,连死神也要对他臣服,因为不管他,要活在这里,梦想着未来的事物,与这大千世界,他自己的恐慌,都不能为心中真爱定任何期限,尽管他假定要牺牲于命定的灭亡。

 

他注定是个浪漫的恋人,心里那点执拗与高傲,让他不能把爱分给别人,取悦着观众,欣赏,学习着人类,满足一个又一个的要求,是他的生存的意义,在这美好世界存活的价值,可是这其中没有爱,没有将这一切献给一人的狂热。人难以捉摸,又很少猜透,日日树涉爱变魔术,揣测别人心思成了家常便饭,他总是故弄玄虚的讲着「日日树涉无所不知」可是他也有疑惑。

 

这是不足为外人道之的困惑,直到他遇见了朔间零。

 

那个时候,舞台角落里呆着朔间零,他跟热闹的人群仿佛割出了一道分界,可是光还是打在他的头顶,他指弹着吉他,神情柔和的仿佛是最为温柔的恋人,是的,他的双眼燃烧着从未见过的爱,那是献给谁的,不由的,日日树涉好奇了起来。他望着零,远在台下,有那么一个瞬间,朔间零笑了,冲着日日树涉的方向,涉诧异的挑眉,他察觉到,朔间零真的在看自己。

 

那笑变得放肆而熟知,可是涉跟他不熟,朔间零的风头谁都听过,学生会会长大人,学校里的名人,可是这跟涉无关,论才能只有日日树涉跟别人这两类而已。

 

哪怕是朔间零,也是这样。

 

*“CarelessWhisper”这是朔间零弹奏的曲目,他也唱了,朔间小零拥有非凡的歌喉,在涉看来,他在沉默中却会用心在唱歌,这场并不正式,甚至可以用混乱去形容的演唱让涉驻足到最后。

 

他看起来像是银幕中悲剧收尾的主演。

 

日日树涉迷茫过自己的角色,会是对他不舍的女角吗?

 

这会是最后的一曲舞蹈吗?今夜的舞曲是如此喧嚣刺耳,我却对不可挽回的局面,感到痛心。

 

日日树涉闯入了后台,他举动非常的失礼,朔间零当时梳妆台前正在戴着耳钉,从不太干净的镜面上倒映出涉的面容,这才发现,他是多么的慌张无措,下刻仿佛会破碎的落下泪。

 

涉喘息着,手抵在胸口,压下种种思绪开了口。

 

“我来找您了!”

 

朔间零戴上最后的耳钉,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,转过身面对着他。

 

“我早应知道欺骗是愚蠢的,一错再错,只留下我孤身一人,我又如何能让你来寻觅?”

 

“应该是我,找到你了!”

 

零走近涉所在的地方,涉一动未动。

 

当手贴在涉的脸颊的时候,才恍然发现日日树涉这是落泪了,他抽泣着捧起零的手,紫罗兰的眼噙着水珠。

 

朔间零认识日日树涉,该不如说是见过,入学最高的日日树涉,谁又能没听过,被捧的极高的他,此刻却是哭了,他哭的意外又合乎情理,只不过是入戏太深,控制不了情绪的走向。这样的人,零听说过,但是没见过,今天见到,才觉得是这么的不可思议,他由着涉的落泪,交换了一个亲昵的拥抱,涉的哭声渐渐停止,他小声的讲道:“贵安,打扰了!”

 

“太迟了吧,日日树君。”

 

日日树涉笑出声,他眼角的泪水大多被擦去了,只是红着眼眶令人心动。

 

日日树涉叫他一声朔间君,本来应该是前辈可他又不在意大小关系,零听着,忽然说道:“你喊我零吧。”

 

 

涉不知道从哪变出一朵玫瑰。

 

“我也不惊叹百合花晶莹洁白,也不赞美玫瑰花深湛的红色,它们不过是仿造你喜悦的体态,你是一切的准则。”

 

夸张,太夸张了。朔间零自认为见过无数人,也从未听过如此浮夸的见面礼,可日日树涉的双眼是会说话的,他看着人的时候,仿佛有万千的话语融入其中,深不见底的紫色中,流转着数不清的爱意,在此刻,让人坚信,他是如此的深爱着自己。

 

这是虚假的,是缥缈的,他的爱是需要演技才能表达出的东西,可这不是爱,爱没那么复杂,爱是一种本能。

 

朔间零总会为人解答疑惑,或许是他会自寻疑惑一般的走入迷雾中。

 

“你爱我吗?”

 

日日树涉愣住了,接着大笑,他的样貌可真不适合这样的动作。

 

“我想,我会爱上你!”

 

“期限呢?”

 

日日树涉停下了笑意,走向零道:“我穷尽时光去前往您的身边,谁也不能为我的真爱定下限期!”

 

这爱来的如此突然与火热,让人猝不及防,朔间小零的本意定不是这样的,可是回过神,他却与涉接吻了,他哭过的泪在口中的咸味,交织着温热与呼吸,有力的手抵住了彼此的后腰。

 

他恍惚的想着对方的名字,默念到脱口而出的地步。

 

涉暧昧不清的喊了声零,零回了句涉。

 

“您呼唤我了。”

 

“是吗?”朔间零回答的敷衍,他的手被涉握住,那人掰开他每根手指放在唇边轻啄。

 

没见过这么荒唐的剧本,朔间零又问道:“你是不是没有创作的才能?”

 

日日树涉笑了一下,回答:“是的!很遗憾,我没有创作的才能,可是你的话,应该活在更加精彩的剧本中,如此出色的主演,不该被埋没在无聊透顶的剧情中,多些刺激才能变得鲜活。”

 

他们花了一首歌的时间相遇,接下来就在短暂的十分钟内相爱。

 

戏剧到会让人摸不清头脑的程度,要是搬上荧屏一定会让许多人中途退场。讲不清的情理,也并非是直触的灵魂的感知,仅仅是一人的开口,另个人迅速的进入了角色。那是什么样的角色,对自己深爱的恋人吗?

 

爱是场华丽的错觉,在炫目的灯光下,有一瞬的对上,事后朔间零完全没有记得他看向过日日树涉,那可能只是个错误的认知,他看的可能是其他人,也可能根本没有看过,可是这不重要,在涉的认知中,零看到他了,他也如此的看着他,这依然闪耀。

 

命运令日日树涉着迷,他们暂别了彼此,在后台拥吻结束后,互望了许久。彼时的朔间小零是那么的不讲道理,只为了他黯淡了整片星空。他占据着人的目光,吸引着他人的注意力,哪怕是藏匿在角落中,光都会出没到他的身周,让人着迷,可是音调变了声,舞者厌倦了华尔兹,在琴声中停止了无尽的旋转。

 

对这一切都倦了,这样持续下去的朔间零,还是在台上。

 

日日树涉好奇的设想着,他投入感情的模样会是怎样的惊艳,他飞快的想象着画面,又留下深深的遗憾,他注定无法结识那样的朔间零。

 

涉离开了后台,临走前用一个谢幕的致敬对着朔间零,全部的敬意是给他一个人的,朔间零只是挥了手,他侧过头看着镜子里倒映出来的景象,日日树涉挺直的腰背,跟地下舞台氛围全然不相符的姿态,离开了。零忽然有点想抽烟,可是他不能,这也不被允许,所以他只是拆了一颗薄荷糖。

 

* carelesswhisper歌曲写了一个男子同时爱上了三个女孩。别人在谈论这件事情,他的正式女友知道了这个秘密,结果大家心照不宣,跳最后一个舞,可是他是爱她的。他不敢说话,却在心里唱着歌,交织着悔恨、伤感和表白,但一切已是无可挽回了,沉默中感情正在趋向破裂。


评论
热度(22)
 

© 归州 | Powered by LOFTER